劉俊麟:教育部還給肢障生一個公道吧

《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2019/03/22

論者表示,特教生升大學甄試,除了分組開缺不公平之外,肢體障礙學生至今仍被強迫和身體病弱或情緒障礙(思覺失調)學生一起歸類在「其他類組」,是一種忽視肢體障礙學生權益的失職作法。示意圖,非本文所指對象。資料照片

劉俊麟/台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理事長

3月22日又是一年一度的特教學生升大學甄試的日子,我想在這裡呼籲教育部與高等教育——特殊教育界,還給肢體障礙學生一個公道吧!

全台灣的特殊教育學生(以下簡稱特教生)有一個行之有年的特教生升大學甄試,這個甄試美其名是為了要協助特教生升大學、接受高等教育,然而卻是一個欺負身心障礙學生,特別是肢體障礙學生的升學管道!這麼多年下來,不見教育部有任何積極性作為,即便是經過了政黨輪替依然如此,就算是有人前仆後繼地提出改革建議,教育部相關官員依舊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每有改革建議,不是說技術上做不到,就是說茲事體大需要再研議,要不然就是說並不是所有的家長團體都是相同意見。然後看不見什麼有效的改善措施,找了一些背書的家長團體代表,等候自己公職生涯劃上一個完美的句點。至於對特殊教育政策的擔當,從來不曾見過有這樣的肩膀。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用詞很重,並不公平。然而和這麼多年下來受影響的特教生權益比起來,我實在無法客氣地表達,請聽我娓娓道來。

首先、特教生升大學甄試本身的開缺弊端,多年來一直無法突破,就連民進黨大戰將段宜康立法委員曾經建議的「名額留用」(指甄試中不同組別之間的名額,如果沒有該組學生申請就讀,希望可以讓其餘組別的特教生申請入學,因為特教生甄試開缺的名額非常侷限也非常少)都無法執行,而這已堪稱是目前制度退一萬步的最小的要求,希望已經有開缺意願的科系,在沒有招收到本來開缺障別學生之後,可以將這份協助特教學生的心意,延伸提供給其他障別有興趣就讀的孩子選擇,但是教育部卻連這一點都做不到。

多年後,一群台師大的優秀青年,再次向大考中心提出類似的建議案。理解特教學生升大學甄試的人必然明白,這個甄試並非外界想像好,除了分組開缺不公平之外,連肢體障礙學生,至今仍然被強迫和身體病弱或情緒障礙(思覺失調)學生一起歸類在「其他類組」。根本不同障礙特性的族群,硬是被擺在一起,筆者也曾向大考中心提出建議,希望能夠將肢體障礙類獨立出一個組別,因為肢體障礙類的孩子們,他們可以挑選的科系、學校的條件重點,和思覺失調或是其他身體病弱的孩子,是截然不同的。

沒有分開組別,是一種忽視肢體障礙學生權益的失職作法,對於CRPD 的積極平權主張,更是忽視到一個極致。然而這樣的提議,被一個由教育部主導的討論會用「茲事體大要再研議」又給打回票。

以障礙類別「其他類組」、報考第二類組(理工科)為例,整個台北大區,只有台灣大學開了4個名額,其中的電機工程學系還備註:「本系實驗課程均須親自操作、獨立進出方便,選填時請慎重考慮。」,請問這樣的描述,一個使用電動輪椅代步的學生,如果成績和興趣都符合標準,到底該選或是不該選擇這個科系就讀?其餘大台北地區的公私立大學(包含台師大、國北教大、政大、台北大學、市立大學、輔仁、東吳、實踐、文化……都沒有任何一個科系有名額給其他類組的特教學生……沒有任何一所提供名額給「其他類組」的特教生機會。請問、肢體障礙學生最重要的「就學地點」因素可曾被重視過?

其他類組裡面有許多沒有肢體障礙問題的學生,可以自在的選擇中部、南部、東部的科系就讀,而肢體障礙學生卻只能和他們一起爭取交通地點靠近自己家庭,原本就少的可憐的單一地區名額,老實說、真是被吃盡了豆腐。不論是名額留用申請的建議,或是其他的改善方案,教育部從來沒有提出來過。就連增加一個肢體障礙類組,教育部至今仍然無視這麼明顯的特殊需求。

以往我們和教育部溝通這些問題的時候,總是會被告訴「大學法、大學自治」所以教育部管不到大學的這一塊,必須要由各大學自行決定。但其實教育部根本就不尊重法律,在我國的法律適用慣例中,特別法(專法)是優先適用於普通法之前的,所以特殊教育法當然也是優先適用於大學法之前。

108學年度身心障礙學生升學大專校院甄試簡章明列法令依據:一、「特殊教育法」。二、「身心障礙學生升學輔導辦法」。我不免要向教育部長提出嚴正抗議,主管特殊教育的教育部,究竟對特殊教育學生升大學的法規做了什麼?看看這兩個法案,也難怪人家大學端不甩你,因為根本沒有有效的規範在這些法條裡面,才不是什麼大學法、大學自治,是主管機關沒有好好的制定相關法律、不管特教學生的權益。所以不論其他學生的學測、指考制度怎麼變革,不論原住民學生、港澳學生、僑生……的入學機會怎麼規範,特教學生或說身心障礙學生的機會就是鳳毛麟角,好像是別人施捨才有的。

雖然有許多身心障礙學生透過自己的努力,進入到各地的大學求學,然而在現有的管道中是很難和普通生競爭,所以得到適性教育的機會更是少。教育部對於身心障礙學生、特教學生的支持在哪裡?障礙族群和他們的家庭沒有真實的感受。

對於特教甄試的考場,也非常的不合理,從花蓮到苗栗的所有肢體障學生,如果要考這個甄試,必須要到淡江大學考試。

這又是吃盡了行動不便學生豆腐的安排,被規劃為「其他類組」的行動不便學生,不能在交通方便、地理位置便利的台師大、致理科技大學或是國北教大的考場考試,卻被安排在偏遠的淡江大學考場,姑且不論看考場的不方便,一早要進考場,起碼要提早一個半小時的準備車程,而且還不能有任何的絲毫耽擱,對於早晨盥洗準備需要較長時間準備的肢體障礙學生來說,根本就是個不可思議的安排。或者可以這麼說:在大考中心的主任心中,其他類組裡面根本就沒有所謂肢體障礙學生的位置。

已經這麼多年了,我國的大學錄取歷經了聯考、兩階段聯考、多元入學、學測、指考、統測……。大學錄取率從不到30% 演進到達了90%,從不一定有學校讀,演變到少子化,後段私校招生狀況不佳需要有退場機制。但時至今日,特教學生仍然沒有好的機會接受適性高等教育。

我在此沉痛地呼籲教育行政官員,以及一些常被徵詢的家長團體代表和專家學者們,請給特教學生一個接受適性高等教育的機會,還給肢體障礙學生一個公道。

新聞連結: 劉俊麟:教育部還給肢障生一個公道吧

大家都可以暢行穿梭淡水河岸,當局為何專找輪椅障礙者的麻煩?

鄭豐喜基金會 無障礙行動總監 林文華|2019/3/6

實在欺人太甚,心裡很痛!

這是新設怪物! ——淡水河岸
請當官的設想看看,如果是你來到這裡被塞死,感覺如何? ——淡水河岸
很氣人!真的很氣! ——淡水河岸

文章連結:大家都可以暢行穿梭淡水河岸,當局為何專找輪椅障礙者的麻煩?

熱線追蹤 – 身障惡夢 搭車SOP未落實

TTV台視新聞節目發佈日期:2019年3月3日

跟著本會身障權益行動總監 黃俊男先生,了解身障人士搭公車的實際情況。

107年12月知名廣告導演范可欽在台北市搭乘公車不慎發生意外造成輪椅翻覆,不僅摔斷三根肋骨,還惡化成血胸,歷經手術在鬼門關前走一回。這起事件凸顯身障者搭乘大眾運輸工具的安全亮起紅燈,根據衛福部調查全台37萬多名的身障者有近四成其實都有搭過公車的經驗。 但總是遇到各種不同狀況,像是司機過站不停,斜坡板故障,而即使上了公車也沒有替輪椅扣上地扣防止滑動。我們實際跟著一名身障者搭公車,要了解實際情形,在台北市區搭了三輛公車,卻發現沒有一位司機按照標準的操作流程。

前往影片連結:熱線追蹤 – 身障惡夢 搭車SOP未落實

輪椅族上不去 汐止建成活動中心盼增電梯

2019-02-21 觀天下 記者陳惠玲/汐止報導

汐止區建成活動中長長的樓梯,輪椅族根本上不去,市議員廖先翔希望能夠裝電梯或是升降輔具。 圖/觀天下有線電視提供

汐止區建成路居住人口上萬人,雖然,有活動中可以運動休閒,不過,得要爬長長的樓梯,對老人家來說很吃力,輪椅族根本上不去,所以,在接獲陳情後,今(21)日市議員廖先翔就邀請相關單位人員現場會勘,希望能夠裝電梯或是升降輔具。
汐止城中、建成市民活動中心使用率很高,因為,附近都是社區大樓住居人口就有上萬人,平常里辦公處舉辦活動、或是舞蹈歌唱班上課,還是到這裡使用健身器材,人不少,只是要到進到活動中心,得走這長長的階梯到二樓,因為,比較陡對老人家來說很吃力,輪椅族根本上不去。

建成里長黃信裕說,雖然,這個原本是市場設計的建築,後方有設電梯,但是現在中間得穿越私人空間,根本沒辦法,等於到活動中心休閒沒有電梯可以用,對老人家或行動不便的人來說很不方便,所以,希望可以有升降設備。

市議員廖先翔表示,本來是希望能夠沿著樓梯設置可以上下的升降輔具,不過,現場也討論是不是新增電梯更符合需求。不過,要沿著活動中心旁增設電梯,得要先經過社區同意,再請相關單位進行規劃設計,如果不行,另一個方案,再評估施作升降輔具,讓行動不便的民眾到活動中心無障礙。

聯合新聞網 /新聞連結:輪椅族上不去 汐止建成活動中心盼增電梯

特教生是高等教育的邊緣人

《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2019/02/12

論者表示,弱勢的肢體障礙生,如果無法解決上下學的交通問題,遑論什麼特教學生助理員制度的支持服務。示意圖,非本文所指對象,資料照片。

劉俊麟/台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理事長

我國高等教育入學管道不停地更動,但是有一群孩子仍然是我國高等教育的邊緣人,就是特教學生,特別是肢體障礙學生。

多元入學早期常被抨擊為「多錢入學」,對弱勢生不利。為扭轉這個刻板印象,今年包括台、清、交、政、成大等多數頂尖大學,個人申請都特設弱勢生組別或優先錄取弱勢生,台大許多科系今年首度保障各優先錄取一名弱勢生若進入二階段甄試,未達錄取標準,系上可視情況優先錄取。

不論是經濟弱勢、特殊境遇、新住民子女,著重是否具有利他、關懷的人格特質及學習潛力的學生,或是原住民、離島生……..甚至港澳生,都有外加名額,但是我國的特教學生截至目前卻沒有在全國性普通考試有任何外加名額,或是優先錄取的鼓勵措施,教育部不管,各大學也不管,這一群特教學生就是高等教育的邊緣人。

大學學測制度設計好不好,留待其他關心高等教育的人討論,但是眾所周知大學學測分兩階段,第一階段就算通過了,還有第二階段要面對,身心障礙學生是否可以順利通過第二階段的考驗?非常值得探討。

沒有人會承認對於特教學生有歧視,但是就連特教學生升大學的甄試,都沒有肢體障礙組,美其名是將肢體障礙學生列入其他組,事實上是沒有人願意面對肢體障礙生的選校困難問題。

許多縣市的無障礙交通狀況不理想,弱勢的肢體障礙生,如果無法解決上下學的交通問題,遑論什麼特教學生助理員制度的支持服務,沒有交通工具根本就是放棄求學,甚至從高中職開始就有這樣的狀況發生。

如果家裡正巧在某國立大學附近,卻因為學測制度無法保障優先錄取,而特教學生升大學甄試又沒開缺給「其他類組」的學生,大家能夠保證面對坐著輪椅的孩子,大學端的教授不會因為懷疑自己的系所沒有能力協助而拒絕了這些外顯行動不便的特教學生嗎?

「保障弱勢生、保障弱勢生」,講了那麼多年,從教育部到頂大,截至目前就是不願意協助、面對這一群真正弱勢的孩子們進入高等教育,沒有機會,他們是要如何展現自己的可能呢?如果說許多肢體障礙學生的智能和學習是沒有問題的,我完全認同,但是機會均等對他們來說是個空中樓閣。補習班沒有無障礙,教材沒有電子檔,重度障礙學生如果沒有帶著外勞無法住校就學,就算是離家最近的大學,也沒有任何的優先入學名額保障,復康巴士沒有辦法保證可以接送上下學,當然弱勢生的身分也沒有這一群一直被忽略的特教學生。

新聞連結:特教生是高等教育的邊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