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訴【台中客運】霸凌乘客

投訴【台中客運】霸凌乘客一案過程
1090526 透過台中市政府陳情整合平台投訴→1090819交通局回覆→1090820本會執行長回覆。
——————————————————
投訴【台中客運】霸凌乘客 | 案件編號109-E017661

5/24下午pm18:05本人送友張女士(明道大學老師)抵達台中轉運站,欲搭乘18:30班車返校(台中-台西),至台中客運櫃台購票時櫃台人員說乘車人多,估計最快能搭到19:00的班車,叫我們去排隊!我問她為何不能給我們19:00班車的票?讓我們去吃個晚餐,或用個飲料,時間到時來上車。卻要所有乘客罰站將近一小時排隊等車,她說不排隊就上不了車,我覺得十分不合理,看著這麼多乘客十分受罪站著將近一小時排隊等車,是否掌控乘客屈服感到很有權威,那不是很變態?只為了懶得賣排號,這又不是公車是要上高速公路的一小時長程車。
小小的等候區有4個目的地,排隊4行,等候的人密集在一起,在疫情當前的今日完全違反人人要保持1.5公尺的安全距離,(還有插隊的紛亂火氣)如此公然漠視乘客防疫的安全。
我居住在臺北,比較臺北轉運站、市府轉運站的售票作業,處處顧及乘客的權益、服務乘客的方便,覺得臺中真是落後!臺中市政府是不是應該負起責任?交通局是不是應該負起督察缺失最大的責任?
我作為鄭豐喜基金會執行長,維護肢體障礙弱勢族群的權益,試想若有持拐、支架足、小兒麻痺腳、單腳…高齡老人等乘客,被臺中客運這樣折騰,不禁熱血沸騰,決定投訴相關單位。
盼能得到重視,臺灣最美的風景是人,臺中客運的所作所為,算是人嗎?

投訴人 何祖瑛. 2020/5/25
———————————————————-
【交通局/臺中市公共運輸處/營運管理課回覆】
親愛的市民朋友祖瑛小姐:您好,您透過陳情整合平台及本局局長信箱反映公車問題一案(案號:109-E017661及10902040),本府甚為重視,為求慎重,茲以書面向您說明如下:有關您反映公路客運路線屬交通部公路總局臺中區監理所轄管,本府已函轉該單位卓處。若您有其他公車相關建議或問題,歡迎與本市公共運輸及捷運工程處聯繫(04-22291716),或致電臺中公車聯營管理委員會免付費專線0809-000-995,請多加利用。感謝您關心本市交通建設,倘有其他建議,歡迎您提供本府交通局,您的寶貴意見將會納入交通建設的參考。

交通局/臺中市公共運輸處/營運管理課 109/08/19 10:57:00
———————————————————-
【本會執行長回覆】
台中市長信箱/交通局/台中市公共運輸處/營運管理課
案件編號:109-E017661 府發收文號:1090126412
FROM:鄭豐喜基金會執行長
案 由:回覆本人投訴貴府
感謝台中市政府苦民所苦,本人投訴後積極處理,經本人查詢有確實改善,效率卓越令本會感動。僅代表本會致十二萬分敬意與謝忱!都市的進步從小地方做起,共同繼續努力造福市民及弱勢族群。敬禮!

鄭豐喜基金會執行長 何祖瑛

台中公車轉運站大排長龍

台北市政府社會局-身心障礙鑑定與需求評估制度易讀版

為呼應CRPD精神,提升身心障礙者自我表達需求之能力,希其能自主選擇、表達,並使用所需要之服務,台北市政府特製作「臺北市身心障礙需求評估制度易讀版」,以協助身心障礙者理解、配合需求評估制度,並於需求評估過程中表達其生活情形與想望,進而得到適切之服務。

檔案下載處:台北市政府社會局-身心障礙鑑定與需求評估介紹

探討目前大專校院身心障礙學生升學方式問卷

東華大學特殊教育學系林坤燦教授承接教育部【身心障礙學生升學大專校院管道及甄試制度現況分析與未來發展計畫案】。

擬經由問卷調查,探討目前大專校院身心障礙學生升學方式;並期望本調查結果能提供身心障礙學生升學方式及其教育支持之參考。

邀請身心障礙學生(以大一學生優先,大二學生其次)填寫
家長個人有與身心障礙學生接觸經驗填寫

本調查結果期能提供身心障礙學生升學方式及其教育支持之參考。
國立東華大學花師教育學院特殊教育學系
https://spe.ndhu.edu.tw/files/14-1055-150298,r73-1.php

從身障兒童遊戲權看見共融遊戲場

社團法人台灣身心障礙兒童權利促進會理事長 周淑菁

     在醫院的物理治療室裡,障礙程度不一的孩子各自在角落裡努力做著復健,有人咬緊牙關在跑步機上緩緩練習走路,有人雙手撐在大球上練習支撐及腹肌力量,隔壁教室還不時傳來因拉筋痛得嚎啕大哭的聲音。這樣的場景,是許多身障兒童的日常,不論是把握黃金治療期或是為了維持、延緩身體退化等各種原因而讓他們忙碌奔波在不同的醫院或治療室,但原本這樣年紀的孩子,該是在遊戲場盡情的奔跑歡笑,但身障兒童卻只能把「復健」當遊戲,在空間有限、哭鬧聲不斷的復健教室裡,填滿他們的童年回憶。

物理治療之上肢擺盪訓練。

遊戲是兒童的天性,公園遊戲場是培養孩子社交能力與性格養成的最佳場所,但我們卻很難在這裏看見身障兒童的蹤影,不論是沙坑、磨石子滑梯或是清一色的罐頭遊具,因為沒有無障礙的設計而讓肢體障礙兒童難以參與,也由於遊戲需求長期被忽視,讓他們從小無法和朋友、同儕玩在一起,致使他們在人際關係與社會經驗的養成上出現困難。因此,我們身障童盟致力打造一個人人皆可參與,並以無障礙為基礎,結合公平、 融合、 聰明、 獨立、安全、積極、舒適為原則,滿足多元族群及多樣需求為概念的遊戲空間,將原本枯燥乏味、身障兒童難以靠近的罐頭遊戲場,逐一變身為所有人都可及可玩的「共融遊戲場」,不僅翻轉了過去以兒童為遊戲主體的舊思維,更是開創了台灣前所未有的遊戲場革新運動。

    共融遊戲場在國外已推行多年,但在台灣卻是一個全新的開始,所以在推動的過程中,經常要面臨觀念衝突與需求排擠的問題。當我們在說「共融遊戲場的遊戲對象是包含所有人」時,多數人聽了嗤之以鼻、不以為然。當我們在說「遊戲場如果能考慮長者的遊戲需求」時,有人笑說他們只想要體健設施。當我們在說「讓身障兒童走出復健教室回到遊戲場」時,有人覺得遊戲對他們來說根本是多餘,甚至更有人說「共融」只是政治同情心下的亮點。即使我們認為推動共融是一件立意良善、公平正義的事,卻仍然有各種的打擊在阻礙著我們,回想當初如果我們沒有傻傻的做、傻傻的說、傻傻相信一切的努力會夢想成真,就不會看到滑梯上身障兒童大聲地歡呼,也不會看到坐輪椅的孩子和朋友一起在旋轉盤上開心的嬉鬧,更不會看到輪椅鞦韆上的長輩開心又令人動容的畫面。

    從大方向的政策推動,到小社區的落實參與,我們以『自己的遊戲場自己做』的方式,讓各族群有機會參與遊戲場的改變過程,讓天馬行空的想像成為貼近生活的真實存在。透過遊戲場工作坊,我們讓不同能力、障別的孩子共同創作,讓大家透過遊戲、互動、創作的關係,自然看見、認識、學習與理解彼此的不同。有人說「把不同能力的人放在一起合作與互動是困難的」,也有人說「為什麼不選擇比較好操作的方式?」但我們本來就存在於一個多元複雜的世界,一個城市的進步,在於人們懂得關懷分享、擁抱差異,相互同理時,『共融』就是要創造一個讓所有人可以平等參與的環境,並讓它自然發生在各種的生活空間裡。有人說這個理想太困難了,只有傻子才會想要改變世界,但我們自許不要當個只會享受別人努力成果的人,如果有機會,還是勇敢當個堅持理想、付諸行動的傻子吧!

台北花博舞蝶共融遊戲場之輪椅鞦韆。

何時才能讓障礙者終止被無情羞辱?何時還給年長者過路的尊嚴?

鄭豐喜基金會 無障礙行動總監 林文華

為去除怪物 (路阻) 大家努力奔波已十多年了,可恨的是怪物一直沒能被完全消滅;雖然我們的法規已經很完備,中央政府也有共識甚至信誓旦旦會解決。

雖然曾有一段時間全台怪物數量快速降低過,但隨著時間變動各式怪物已經逐漸復活,甚至地方政府還以各種新設計造型「體貼」障礙者視為政績。

我們非常苦惱,明明是不對的東西又為何能生生不息?

台北內湖紫陽公園。法規明明規定出入口至少 150cm 寬,且要讓障礙者走直線。我們又不是蛇,為何要彎來轉去? – 陳明里 攝

政府的態度讓人氣結:

  • 每次我們向當局投訴,幾乎都被「官樣答覆」打槍回來,或官員隨意找法令錯誤解釋,要不就是主管單位找藉口推卸責任。當我們一再反映後,才不情願的辦理各單位會勘,讓投訴人奮戰多方。
  • 若幸運的話,會勘後怪物會被決議拆除;但往往事後又會被偷偷裝回去。
台北西寧市場,多次投訴後終於拆除;但隨後又被偷偷裝回去! – 陳昶睿 攝

我們常碰到的狀況:

  • 我們最常碰到,「這是私人土地不違法」。但明明就是退縮地或開放空間,也有些是供公眾不特定人通行的既有巷道;官員總把責任推給管委會。我們不解,我們也有法令規範管委會的責任呀,違法怎不處理?
  • 我們又常聽到「我們會提醒商家,但我們沒權責。」官員總濫用道德勸說以代替糾正違法,忘了「依法辦理」是公務員的天職。
  • 「這裡不屬於都市公園綠地」。總之,當局處理怪物問題總是以「設施設備」為考量,而不是思考該設施是否傷害「過路人」的權益。
台北南港家樂福。通常官員都會把這種案件推給商家,家樂福不論哪個賣場總是樂於裝設羞辱障礙者的怪物,且不會拆除。 – 陳昶睿 攝

我們要問當局,何時才能終止讓障礙者被無情羞辱?何時還給年長者過路的尊嚴?

為了社會的進步,我們認為這個社會不應該讓障礙者及年長者存在各種歧視,請當局依據 CRPD 的立法精神,趕緊訂定《反歧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