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部長有沒有肩膀?

【無障礙檢測委員會】~無障礙法規探討
劉俊麟  現任 社團法人台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 理事/ 第一屆破浪勇者

多年來倡議無障礙議題,其中一項是「無障礙計程車 – 通用計程車」,為什麼會這樣強調,因為101年交通部為了推動無障礙計程車,特別推出了一個補助購車方案,目前已經是112年,進入交通部的網站,卻仍然看不到有關計程車類「通用計程車」或「無障礙計程車」的統計數量。顯然交通部至今不把這件事情當成一回事。

王國材部長從他還是一位交通部小官的時候,就是代表交通部出席的重要窗口,也就是說這麼多年來所有的無障礙計程車議題,他不只是知道還是親身參與討論的一員。最早的購車計畫,我曾經提出過自己的淺見:蘿蔔已經有了,棒子要一起跟上。既然交通部砸下重金要補助購車款,應該要趁勢制定新的計程車營業規範,未來10-15年後一定要符合無障礙設計法規的計程車才能領取營業執照上路。藉此讓全國的司機願意把自己的計程車主動慢慢汰換成無障礙車款,也提供我國的汽車業者一個新車款的銷售和營運保障,更積極提升我國汽車業者的車體設計能力。這樣的提議沒有被採納,於是截至目前10年過去了,我國的無障礙 – 通用計程車數量應該還是沒超過2%,國家花了很多納稅人的錢卻推不動一個政策,顯然主責的人沒有好的能力。如果全國的無障礙計程車總數是800台,平均的購車款補助是40萬台幣,那麼我們就是用10年花了3.2億卻只能做到這樣,我認為問題出在交通部長沒有政策擔當的勇氣,所以遲遲不敢提出相關的法案。如果交通部能夠推出一個新的法規,限制10年以後的計程車必須要符合基本的無障礙設計,那麼我國在邁入老齡化社會的困擾勢必會減少一項,對於偏鄉、離島的無障礙交通運輸會是相當大的貢獻。

我們在台東、南投等等這樣的地區大家多少一定都會蒐集計程車司機的聯絡方式,畢竟不是所有的地區都像都市一樣有那麼多的計程車可以隨招隨停。偏偏這些地區的復康巴士數量也是相對較少的。如果未來我國的計程車業所用的車款都必須符合基本的無障礙設計,那麼對於我國的計程車服務也算是一種提升,而全國大約有7萬輛計程車,如果以100萬台幣來估算將近有700億元的汽車市場規模,相信提出這樣的政策對於車廠的設計提升也是一大利多。當然對於民眾的無障礙運輸需求改善,自然不在話下,這簡直就是一個多贏的政策,可惜就是沒有一位有擔當的人來擔任交通部長。如果我們的交通部至今仍然不能想清楚面對未來的解決方案,我們還是呼籲執政黨換一位有肩膀,敢於規劃改革的人來當部長吧!至少不會像這樣10年過去了,整個計程車產業的服務進化卻是那麼的牛步!

我們也要呼籲,所有的特殊教育專車、公教部門的來賓接駁專車,應該要優先和優良計程車駕駛簽約,並且要求要以無障礙 – 通用計程車款來服務,讓品德、服務優良的計程車司機可以有更好的賺錢機會,順便也可以讓更多計程車司機願意更換無障礙車款來營業。其實只要交通部發一個公文給各機關團體,請求協助轉發到各自所屬的學校、公務機關,鼓吹大家在尋求來賓接駁車的時候,優先挑選無障礙車款,一定可以對計程車業產生蝴蝶效應,讓整體的計程車在款式上面慢慢產生變化。很多很多年前,我們的環境無障礙不也是這樣一點一滴地推進改善嗎?如今幾乎已經是全民共識了。如果我們現在不做,將來改善的時間點就會更往後延,期望大家有志一同,一起來要求計程車業改變。如果您日常會有電話叫計程車的機會,請每次多花一點點時間,優先詢問有沒有無障礙 – 通用計程車。如果您會利用APP 叫計程車,也請每次優先選擇無障礙車款,一起來將需求擴大。

一趟難忘的火燒島之旅

林文華      鄭豐喜基金會 無障礙行動總監暨資訊作業總監

經過多次旅遊,我們對陸路交通的環境障礙幾乎都能輕易處理,頂多找好適當的車子就能和朋友成團走走;甚至我們連大眾運輸都幾乎沒什麼問題,兩三人就能沿線找景點輕旅遊。

四面環海的台灣,海上運輸也是重頭戲,我們也曾經歷過幾次大型郵輪出國來個小探險。有趣的是,搭船旅遊時不同目的地的交通環境似乎還存在很大差異,除了船體大小外,上下船的方式也很複雜,對沒去過的碼頭若不是親身體驗還真不知道會有多少困難度。碼頭不似車站,每條航路就那幾艘船,包括船班時間,很難根據喜好做選擇。 2014 我們決定來一趟火燒島之旅,報名之後才知道這趟旅遊規劃的複雜度如此高,首先個人從未想到「潮差」的問題,船體靠岸高度在不同時間差異很大,要算準我們輪椅在有人協助的情況下潮汐造成的船高能順利上船確實不容易尤其東海岸,還有行船到火燒島的碼頭該時間的環境障礙情況呢,對我來說這些都還停留在無數的問號。

就算讓我們順利出遊,有時卻很難保證一切都能按照計畫回到台灣。回家日到了,當我們行李全部打包完畢大夥都集合在旅社門口等著還沒能夠往碼頭行進,因為我們一直焦急的等不到開船的消息,聽說有颱風靠近;那隔天的上班怎麼辦,手中等著處理的事情怎麼辦。只好枯等了,終於消息傳來「今天不開船了」哇,竟然有這種巧事,全員只能多留宿一天了。
隔天,還好船長告知會開航。真的順利上傳了,沒想到出了防坡堤,我們竟親身體驗到什麼叫做「驚滔駭浪」;一半以上乘客,臉色很難看接著 …… 就不用我說了!

浮動碼頭與固定碼頭
我們來觀察這兩張圖片,看看漲潮時與退潮時的差異。遠方大船停靠的是固定碼頭,近方小艇停靠的是浮動碼頭。

漲潮時
退潮時

是否發現,近端的浮動碼頭不論水位高低,對人們上下船幾乎沒有影響;遠端停靠固定碼頭的船會跟著水位上上下下。

大型浮動碼頭

第26屆身心障礙楷模「金鷹獎」黃俊男先生

恭喜本會「身心障礙權益行動總監」黃俊男先生榮獲第26屆身心障礙楷模「金鷹獎」👍

黃俊男總監多年來為爭取身心障礙權益四處奔走、為障礙者權益發聲,屢次獲得臺北市眾多身障團體肯定。

身心障礙楷模「金鷹獎」是肯定得獎者跨越障礙、超越自我的積極態度,帶給社會多元共好的正向力量。

自立生活支持服務2.0勢在必行

【自立生活支持服務2.0勢在必行】-無障礙法規探討

劉家承
社團法人台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 副理事長/第五屆鄭豐喜破浪勇者獎

二零一一年,台灣首次將自立生活支持理念納入法規,通過《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修正案,其中第五十條第八項明訂新增「自立生活支持服務」。至今,自立生活支持服務已經在各縣市起步推廣多年,台灣也開始擁有本國的支持服務資料數據,然而國內個案服務人數卻呈現相對保守的級數式增長,自立生活支持並沒有在台灣成功遍地開花,甚至部分身心障礙團體也公開表示台灣版本的自立生活支持服務使用起來困難重重,制度仍有諸多層面需要改善。

以下將要分段解析台灣目前自立生活支持服務之主要弊病,以及未來身心障礙團體要持續推動制度修正的方向性,讓台灣順利邁向自立生活支持服務2.0。

【個人助理服務時數太少,與實際需求落差過大】
根據目前台灣的自立生活支持制度,每位身心障礙個案每個月僅有60小時的額度,換算下來台灣身障者每天僅有兩個小時的個人助理時數支持,超過就需要自砍荷包每小時自付200的給個人助理。

雖然國內目前另有新版長期照護、職場助理時數可以補足部分需求,但是長期照護的項目式服務、以及只能在工作期間使用的職場助理服務,導致依然有非常多的情境無法被滿足。例如:許多重度、極重度的身心障礙朋友有夜間翻身的需求,但是目前每月60小時的額度上限導致個案費用負擔過大,真正需要生活支持服務的身心障礙族群反而無法得到支持服務;換個角度,從長期照護的夜間服務角度切入,卻只會發生找不到居服員的現實問題。

【出差、輕旅行才是困難的開始】
因為每個月僅60小時的額度上限,平日生活上就已經需要支持人力過生活,身心障礙個案如果有工作出差或是國內輕旅行的需求,就會面臨大筆的聘僱個人助理費用,並且這都還未納入交通、住宿、飲食等各個生活上的額外支出考量,這對於就業機會較少、薪資平均較低的身心障礙族群來說,這樣的支出更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奢侈夢想。

【真正有人力支持需求的身障者,究竟何去何從】
自立生活支持服務的發展史,就是因為有許多沒有人力支持就無法順利生活的身心障礙前輩爭取而來,然而諷刺的是台灣的自立生活支持服務卻選擇忽視這些身心障礙族群的真實需求。在台灣需要較多支持服務時數的身心障礙者,大多數都會選擇兩條道路,一、聘僱外籍勞工朋友,協助生活需求,二、無奈地回到機構生活。

外籍勞工的聘僱費用本來就不低,每個月下來3萬塊台幣左右的開銷,對於絕大多數的身心障礙者根本無法負擔,這都尚未列入平日的房屋租金、水電費以及日常飲食等生活支出,因此經濟壓力自然地就轉嫁到身心障礙家庭去共同承擔。許多家庭選擇自己代替人力提供照顧服務來降低過大的人力支持花費,但是也造就了許多人倫悲劇,因為壓力選擇輕生、殺害親身骨肉等殘酷的結局依然在台灣年年上演,這些家庭卻遲遲等不到國家更好的支持制度。

【國家根據經濟狀況調低自付額,然而更多的是轉嫁到身障家庭】
節錄自CRPD國家報告內容『2019 年有34%使用者費用由國家全額補助,無需自行負擔相關費用,46%使用者自付額費用僅10%』,「為減輕身心障礙者使用個人助理服務之費用負擔,由國家依其經濟情況補助」這是我們最常從公家單位得到的回覆,這看起來如此美好的制度,卻又只是另一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殘酷現實。

目前自立生活支持服務的自負額占比是以「家戶所得」決定身心障礙者是否需要負擔30%的自負額,社會救助法的家戶認定以全戶為基準,因此就產生了多數家庭因為身障個案沒有足夠的經濟條件,所以需要協助身心障礙者支付一定程度的人力支持花費,這時又再次回到有些家庭選擇繼續自行照顧,身心障礙家人因為「家戶所得」條件被親屬、家人綁架,只能放棄自立生活的權利。

【身心障礙者經濟條件認定,必須要回歸單一身心障礙者個人所得】
自立生活支持服務無法順利推廣成功,最大的敗筆之一就是身心障礙個案的經濟條件認定機制。特別需要人力支持服務的身心障礙者往往經濟能力也會受到疾病一定程度的限縮,然而自立生活支持服務卻用家戶所得來區分自負額占比,非常嚴重地忽略使用者的真實經濟能力,讓家人再次綁架身障者的自主性,也壓低身障者在家中的地位。

許多家庭聽聞每個月需要額外支出3600塊台幣就代替身障者表示並沒有需求,沒有足夠經濟能力的身障者也無力回天,剩下想要幫助卻愛莫能助的社工師以及同儕支持員。一次又一次我們錯失了能夠提供實質協助給這些身心障礙者與家庭的機會,換來的是每年不曾間斷的人倫悲歌在台灣持續上演。

【自立生活支持服務2.0勢在必行】
二零二二年,自立生活支持服務入法超過十年之久,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是時候身心障礙者團體必須再次團結起來推動政策檢討,當前台灣的自立生活支持制度立意良善,但是漏洞百出。台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障權會)將會持續與各界身心障礙者團體持續監督政府,致力於推動自立生活支持服務2.0以協助到更多有需求的身心障礙者與家庭。

*文章刊登於本會第77期《無障礙雜誌》

#鄭豐喜基金會  #鄭豐喜破浪勇者獎   #社團法人台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  #無障礙